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尊礼】树精

灵感来自安徒生童话的同名章节里,用生命换取一夜自由的树精。
——————————————————————
      周防尊一直很在意那棵树,从小便是如此。
      他是那样的美,胜过周防从前见过的任何一棵树。树干修长,枝叶繁茂,满目的剔透青碧,在阳光下透着青色的光芒,仿佛一眼看到了整个春天。
       一种异样的情绪让周防称那棵树为他,而非它。
      仿佛他也有思想似的。
      那棵树就在周防放学回家的最后一个拐角处,从他出生到现在,都一直在那里,陪他度过了整整十五个春秋。
      在他七岁那年的五月,那棵树第一次开花,蓝紫色的小花密密地缀在枝头,如同一个又一个春天的梦。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遇见了那个人。
     那天的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天非常非常蓝,纯粹不含一丝杂质。
     周防无聊地坐在树下,在透明的阳光下昏昏欲睡。
     “在这里睡着会着凉的,野蛮人!”
     一个清澈微凉的声音响起,心底的烦躁就这样莫名地被冲刷得干干净净。
     声音从树后传来,他转过头只看见一只白皙的小手和一片洁白的衣角。
     “你是谁?”没见过的人,大概是新搬来的孩子。
     “我叫宗像礼司,就住在附近。”
     “哦。”
     “阁下难道不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真是没礼貌的人。”以稚嫩的声音说出麻烦的敬语,却不显得突兀。
      “周防尊。”他还是懒懒的开口。
      “明明小时候很可爱,为什么现在变成这幅模样了,阁下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不要用这种看着我长大的长辈的语气说话啊。”简直像个老头子一样。
      “我本来就是看着你长大的啊!”语气里是被误解的焦急,连敬语都忘了。
      “……”明明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
      一朵紫色的小花掉在他脸上,浅淡的香气划过鼻尖。
      这是见面礼哦,周防。

      再次坐在树下,抬头看从枝叶缝隙中透出的光,周防回忆着八年前的那一天。
      如今蓝紫色的小花开得正好,摇曳在微风中,显得楚楚动人。
      “哦呀,现在的这个时间,阁下又翘课了吗,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周防再次回头,依旧只能看到一片衣角和一只修长的手,偶尔有鸦青色的发丝随风微扬。
      他从没见过宗像的样子,也从未有过绕到树后看看的念头。
      他没回答,宗像也没说话。他们经常这样沉默地坐上一下午,两个人的时光,安静却美好。
      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呢,自己喜欢上这个素未蒙面的人。
      也许并没有确切的时间,就这样在漫长的时光中知晓自己的心意,仿佛那就是理所当然。
      说起来奇妙,他对于自己喜欢上的这个人,几乎一无所知。
      等等,这么说来也不对,他知道他叫宗像礼司,有鸦青色的,稍长的头发,喜欢穿白色的衬衫,对拼图很感兴趣,但从来不碰,只是指导自己如何把那些碎片恢复成完整的图案,喜欢喝茶,非常聪明但没有上学,住在附近,还有那清澈微凉的声线。
      最重要的是,他是自己喜欢的人。
      没错,知道这些,就足够了。
      他扬起嘴角。
    
      “宗像,”周防突然开口。
      “嗯?”
      花期已过,落下的小花铺陈在地上,像一块厚实美丽的紫色地毯。
      “我明天就要走了。”
      “哦,去哪里呢?”
      周防低声说出了那个镇上小孩无限向往的城市的名字。
      “那很好啊。”宗像声音依旧清澈,一如初见。
      “我会回来看你的。”
      “是吗。”周防第一次发现其实那清澈的声音背后,是千帆过尽后的淡漠,如同深不见底的暗渊。
      “我想见你一面,宗像。”
      漫长的沉默再次出现,这次却不同于以往,那无形的默契仿佛消失了,余下无尽的冷意和黑暗。
      “好,”就在周防快要放弃时,宗像却突然开口,“今晚,我在这里等你。”
      说完,那片白色的衣角已然消失在视线中。
    
      月光如水,温柔地笼罩了在黑夜中沉睡的一切。
      周防趟过月光的河流,看见了站在树下的人。
      高挑清瘦的身材,新雪般洁白的皮肤,以及隐在透明镜片后的,美丽的蓝紫色眸子。如同从他的梦境中走出一般,微微笑着。
      第一次牵住那双微凉的手,就如周防无数次梦想的那样,他们在长满碧草的山坡上漫步,细数夏夜里璀璨的繁星。微凉的空气泛着温柔的涟漪。
      当他们坐在一片在夜色中泛着深青色的草丛中,宗像突然开口,“周防,我一直在想,这样做是否正确。”
      他看着周防,仿佛盛了漫天星子的紫色双眼如柔温柔,鸦青色的发丝随着夏天温暖的微风轻轻摆动,“但现在,我并没有后悔。”                 
      一个轻浅如梦境的吻落在周防的唇上,微微有点凉,带着似曾相识的清香,像一片紫色的花瓣。那一刻,他看到身旁无数萤火虫飞起,带着梦幻般美丽的青色光芒,像无数美丽而易碎的梦境。
      他至今都不知道那晚的一切是否是自己的臆想,当他离开后,那样美好的场景依旧深深刻在脑海里。
     他将开始自己新的人生,有新的朋友,和新的爱人。
      后来有来拜访的家乡的人说,那棵树在他走后的那个冬天就冻死了。
      后来他再也没有回去过。
      只是在梦里,他又看见了那棵树,树干修长,枝叶繁茂,满目的剔透青碧,在阳光下透着青色的光芒,仿佛一眼看到了整个春天。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