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普奥】Ghost

普爷消失梗,微虐向
——————————————————————
   仿佛自沉睡突然醒来,当他听到喧哗的人声和车流的穿梭声,看到无数人自他身边走过时,才后知后觉自己现在某一处街道上。
       他迷茫的思索了一阵,却无法想起自己的身份和姓名,有关过往一切都拢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之后,若隐若现但难以看清。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他想,为什么有种帅得像小鸟一样的本大爷被世界抛弃的错觉。
       突然而来的一阵心悸让他回过神,一个想法突然不容忽视的出现在他混乱的大脑中,他要去找一个人,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他就算死去也无法放手的人。 这想法十分奇怪,但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跟随它,现在他正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唯有一个声音无比清晰,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这是自己必须要做的。
        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进,他知道那个人就在那里、奇妙的感觉。
        街道在他的脚下慢慢终结,拐角处是一家小酒馆,橘色的灯光在微冷的夜里显得异常温暖,他看见两个男人互相支撑站在酒馆门口,显然醉的厉害,边笑边唱,笑得开心眼泪却一直没停,对路过的每个人招手,见着谁都叫基尔,后来金发的那个开始扒自己的衣服,被警察带走了。
       他站在旁边看着,几乎要笑出声来,心中的悲伤却在翻滚,仿佛他也曾与他们在这里笑过,唱过,哭过,在那一去不回的岁月里。
       但他们并不是他要找的人,他摇摇头,走开了。暖色的灯光渐渐远了,凉了。
       继续往前走着,在一个路口,他看到了一个抱着牛皮纸袋的姑娘,娇俏的脸庞吸引了不少视线,但眼底的淡淡青黑却透露出几分憔悴,眼睛里暗藏的伤感让祖母绿般的眸子黯淡无光,连鬓边的天竺葵也失去了活力。
     她不该是这样的,他想。她应该露出爽朗而明媚的微笑,边安慰被他气到炸毛的小少爷,边偷拍躲到路德身后的小费里,随便用平底锅把身为罪魁祸首的他往死里揍。想到如此热闹欢脱的场景,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那些似陌生似熟悉的名字属于谁,但他还是开开心心地咧开嘴笑了,笑容却突然僵在脸上。
      ...小少爷...是谁?他知道他对他很重要,他知道他要找的人是他,但他是谁?将他过往蒙住的浓雾仿佛消散了些许,透过薄薄的雾霭,隐约可见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深渊般的瞳仁,围绕着一圈淡淡的紫,糅着隐约的笑意,竟有了几分温软与安宁,焦躁的心情被眼里的暖意抚慰,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原来啊,总是冷着脸的小少爷,其实一直在对本大爷笑啊!
     只是...只是...为何偏偏现在才发现呢?
     待他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女孩早已远远落在身后。他感到有些可惜,也许他该和她道个别,但他最终还是向前走了,小少爷还在等着他。
     在路过一家花店,盯着一束矢车菊和火绒草混杂的蓝白花束发呆,逗弄街边一只紫色皮毛的小猫并成功惹毛对方后,他泄气地认识到,无论他怎么努力,记忆还是模模糊糊,令人焦躁又烦恼。
     转头,却被一抹金色吸引,一个金发男子站在他前方不远处,低垂着头,向来笔直的身姿竟有些佝偻,在热烈的艳阳下却微微发着抖,紧紧握住身旁棕发男孩的手,仿佛那就是他在海上漂泊时唯一的浮木,所拥有的唯一,而棕发男孩笨拙地用手拍着他的背,试图安抚他的哀伤,但琥珀般的眸子里同样凝着深不见底的悲伤,他们身旁的每一丝空气都仿佛凝结着悲伤的雨露,让人觉得如此压抑和难过。
     似曾相识的感觉愈发强烈,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们流着相同的血,是他的弟弟,他走上前,想要安慰他,你帅气又强大的哥哥不就在你身边么?为什么要难过呢?还有小费里,笑一笑啊,悲伤的表情从来不适合你啊。
      突然的,一丝异样的情绪漫上心头,心中似乎有某个地方在抗拒着前方,不安,悲哀,绝望,种种黑暗的感情填满了他的心脏,他瞪大眼睛,抑制住慌乱跳动的心,抬起头,他看到了……一面国旗。
      黑红黄三色国旗,孤独地飘荡在半空中,在风中发出悲哀的嘶吼。
     笼罩过往的雾气被狂风撕裂,过去如洪水般倾泻而出,将他淹没其中,他无力反抗,无法挣扎,任记忆将他埋葬。
      冲锋的号角,激烈的厮杀,疯狂的杀戮,手中巻刃的刀和满地残缺的尸体,大朵大朵艳丽的红色花朵争相绽放,因灌注了鲜活的生命而分外美丽妖冶,残阳似血,血似残阳。他鲜红的眼眸里映照的,是同样鲜红的战场。他本就为战争而生,骨子里沉淀着残忍和罪孽。
     头痛欲裂,他从未意识到记忆的残忍和可怕,那种不容抗拒的力量将他拽入深渊,直面自己沉重的罪恶,感受着灵魂一点一点冷却,再一点一点溃散的痛苦,这是对他最沉重的惩罚,对这个逝去国家最后的审判。
      他感到漆黑冰冷的海水渐渐将他淹没,带来无尽的黑暗和绝望,他在沉没,向虚空和消亡沉没。
     放弃吧,放弃吧,他也早已厌倦这漫长的生命,这无尽的战争。
     当他溺毙在黑暗的记忆中时,一段钢琴声突然飘过耳际,轻柔而明亮,如海上明月光,暗暗浮动着金芒,冰冷的海水瞬间变得如此温暖柔和。琴声渐渐宏大,如暗流化作小溪,小溪聚成飞瀑,流水般的琴声覆盖了黑暗的过往,冲刷着血色的来路。
     淋漓的鲜血颜色渐淡,一抹暖暖的橘黄透出,仿佛有一只手执画笔款款勾勒,黑色的剪影落在橙色的夕阳中,天边的晚霞揉碎了所有美丽的颜色将之拢入怀中,仿佛这样就不会被黑夜所吞噬,而他的小少爷就站在那样华美的光幕中冲他微笑,一切安静美好至令人心碎。
      他虔诚地用目光追随那人融进光彩中的轮廓,只想将这画面握在手中,永远永远地凝望着,凝望他最后的安宁。
     遥远的钟声传来,提醒他归去的时刻将临,时间所剩无几,他心中却一片安静,他的少爷曾对他说过永恒,永恒确实存在,存在于他们之间,时间对他们分外仁慈,在两人之间慵懒前行,将瞬间拉长至永恒。
     停在一扇打开的窗前,他微微笑了,自从他首次从窗户翻进小少爷的卧室,就爱上了这奇怪的见面方式。而小少爷也总是抱怨他的粗鲁和无礼,却再没关上过窗。
     于是他再一次无礼的翻进了敞开的窗,落地时却有些诧异,房间并没有开灯,极致的安静透出几分诡异,似乎空无一人,但当他走近时,才察觉到极淡的呼吸声。他心心念念的人正坐在桌前,在黑暗中看一张照片,照片上银发男子搂着自己的恋人笑得嚣张,而棕发青年带着嫌弃的表情脸上却浮出红晕,很普通的照片,没有鲜花掌声,没有万众瞩目,在他们辉煌的人生中不值一提。
     但却,如此幸福。
     这时他才知自己不可能放下他,放不下这世界,这世界是如此黑暗,但这世界有他。
      他想亲吻他悲伤的嘴角,但触碰到的是冰冷的空气。
      他想拥抱他温软的身体,但怀抱里只有无尽的空虚。
      他最终只能用虚无的唇碰了碰他的眉间。如清晨的露珠自浅碧的叶尖滑落,清浅而深沉。
     
      “基尔……基尔是你吗?!”罗德里赫猛的回头,蓄积已久的泪水瞬间滑下脸颊。
      回应他的是从窗口吹进的一阵冷风,吹冷滚烫的泪。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