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白正】夏末

某天在重温家教时莫名地开始脑补在那个小正是音乐家的平行世界里白正的故事,部分灵感同时也来源于某本白正同人漫……
非常隐晦的r.18……希望不要被吞。
食用愉快∩__∩

——————————————————————————————

  白兰醒来的时候满眼都是明亮的阳光,晃得人眼前一片空白。
  他眯了眯眼,终于从模糊的视线边缘找到了一点熟悉的橘色。
  那个人背对着他坐在窗台上,正低着头给怀中的吉他调弦,衬衫领子里露出一小段白皙的脖颈,透明的窗帘在他身旁摇摇摆摆。
  于是白兰便主动扑上去,舒舒服服地趴在对方身上。
  然后他就被恼羞成怒的某人用吉他砸中了头。
  “我说白兰你是不是有病,八月你带我来这里其实就是想谋杀我对不对?!”入江正一指着躺在地上的白兰气的浑身发抖,质问的语气被高温融成软绵绵的抱怨。
  气温高的令人发指,仿佛脑浆也在慢慢地沸腾,衬衫被汗水黏在身上的感觉令人异常烦躁,入江表示跟着这个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混蛋来这个位于赤道的海边度假简直是他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除非他能活着离开这里继续自己美好的人生。
  而白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微微有些恍惚,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遇到入江是在一个夜晚昏暗的小巷里,路灯散发着暧昧的光。
  他脚步悠闲,转过一个拐角时突然被一个人拽住衣领。
  “看你不像是个直的,一晚三百怎么样?”
  白兰就着昏暗的光线看清了那双熟悉的碧色眸子,不禁感叹,生活到底得残酷成什么样才能让这种一个人物设定为腼腆内向技术宅的人跑出来站街。
  但那时候入江脸上的红晕和不由自主微微游移的目光告诉白兰,他还是那个曾经撞上他两次的入江正一。
  “你笑什么?”入江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突然想起小正来勾引我的时候,红着脸的样子非常可爱哦。”
  入江翻了个白眼,走到厨房拿了一罐冰可乐,坐在床上慢慢地喝着。第一天下定决心出来卖身就遇到这个变态,真真是流年不利。
  而白兰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入江,不同的平行世界不同的经历会造就不同的性格,能尝到不同口味的小正,其实也不错。
  就比如眼前的人,曾经在大学里被收敛到内心深处的反叛和不羁在他的眼角眉梢间显露无遗,带着随性又自由的气息。
  入江忽略白兰灼热的目光,抬起手灌了一口可乐,冰冷的液体顺着食道流下,稍微抵挡了一点热气。
  随着抬手的动作,衬衫的衣领微微散开,露出了一点锁骨和其上的一点红痕。
  突然的撞击让入江猝不及防地倒在床上,手中的可乐险些洒出来。
  “你干什么?!”入江有些恼怒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让开,好热!”
  “没事,”白兰夺过入江手中的可乐,顺势浇在他身上,“这样就凉快了。”
  “……所以,”入江看着染上深褐色的衬衫,微微挑了挑眉,透出一点儿淡然的魅惑,“你是想帮我舔干净吗?”
  白兰微笑了一下,吻上了眼前的脖颈,再顺着流畅的弧度一路向下,吮舔着光滑的皮肤,碳酸饮料的甜蜜和冰冷,混着微咸的汗水,让白兰感到些许愉悦。
  麻痒感断断续续地传来,入江闷哼了一声,突然升高的体温让他头脑眩晕。
  柔软的布料滑过皮肤,空气沸腾起来,带着融化的冰淇淋般的黏腻。
  这个混蛋,明显比起自己更像个牛郎,入江看着那头茂密的银发,突然非常火大,便用脚蹬了蹬白兰的肩。
  “喂,给我适可而止啊。”
  白兰顺势握住他的脚踝,吻了吻苍白皮肤下淡青的血管。
  入江很想一脚蹬在白兰脸上。
  干脆敲晕他,带着他的卡买机票回国,就让他一个人孤苦无依可怜兮兮地在这里漂泊算了,真是想想就大快人心。
  然而很快入江就没有力气胡思乱想了,下身些微的疼痛混着令人战栗的快感顺着脊椎传入大脑,疯狂分泌的多巴胺在神经纤维上带来一阵阵的兴奋,引爆原始而激烈的狂欢。
  入江突然想起了高中时候的生物课,大脑皮层主宰着所有的快乐和痛苦,他此刻所有的感觉不过是体内的生物电流连同微量激素作用的结果。
  这样想着,似乎一切的羞耻和快感都缓慢地消失,他近乎冷漠地看着眼前苍白而混乱的一切,直到颈边尖锐的痛感打断了他的思维。
  尖利的犬齿抵在他的颈动脉边上,那一刻,正一确实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与平日里旖旎的亲吻不同,白兰是真的想要杀了他。
  但是白兰到底还是没有咬断他的动脉——尽管他觉得白兰很想这么做。白兰只是抬起头,亲吻入江的嘴唇。
  掠夺般粗暴的吻,像眼前的情况一般混乱不堪,下身某个隐秘的部位也同时遭到了更加凶狠的侵犯。
  入江迟疑地伸出手,揽住了白兰的脖颈,也许是出于安慰的目的,他从这个吻里感受到一点悲伤。
  “哈,小正。”白兰抬起头,就这么深深地看着他,那双紫水晶般透明的眼睛仿佛罩上了一层深切的阴霾,暗淡如同欲雨的天空。
  入江正兀自出神,白兰却突然抱起他,突如其来的悬空感让他极为吃惊,下意识地挣扎起来。
  白兰向前走了几步,把入江放在窗台上。
  入江一瞬间惊诧地几乎说不出话。
  窗台狭窄,坐着都要时时小心才能不摔下去,此刻他只剩小半个背部着力,只能紧紧攀住白兰。他的身后是黑色的悬崖和在日光下蔚蓝的海,在此之前他非常喜欢这个设计,喜欢站在窗边,视线被融为一体的海与天空占据,满心的开阔畅朗。
  而现在,入江觉得这一点简直是助纣为虐,以及白兰果然是脑子有病。
  但容不得他多想,命悬一线的危机感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窘迫让他的感官前所未有的敏锐,他甚至可以感受到白兰手掌的复杂纹路。
  “小正……”
  果然还是应该打晕他然后那些他的卡离开吧!入江这么想着,然后在明亮刺眼的日光中,晕了过去。
 
  入江抱着枕头躺在床上,面对着墙背对着白兰,一副我不想理你的样子。
  白兰恬不知耻地靠上去,从背后拥住了他,漫不经心地吻着他的耳垂。
  “……滚开……很热啊。”
  “不,”白兰感受着黄昏时终于凉爽下来的海风,“秋天,快到了哦,小正。”
  
————————————【END】——————————————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