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普奥】残阳,繁星(5)

嗯,我回来了……不知各位还记得我不……
下章就要完结了吧……大概

  “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我其实喜欢你妹妹。”
  弗朗西斯表示自己被手机屏幕上的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
  想自己纵横情场十数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撩过的妹子没有上千也快突破两位数,现在竟然被无情地抛弃,情敌还是自己的妹妹,这世界真是太刺激了。
  他愤怒地拨打了弗朗索瓦丝的手机,完全无视了在讲台上正讲的激情澎拜的物理老师。
  意料之中,弗朗索瓦丝正忙着和新勾搭上手的甜心甜甜蜜蜜秀恩爱,没时间搭理受伤的哥哥。
  同样意料之中,弗朗西斯被愤怒的老师赶到教室外罚站。
  终于熬到放学,基尔伯特走过他身边,一脸幸灾乐祸的笑让人想摁着他的脑袋往墙里使劲砸,连他身旁黄色家禽的叫声仿佛都带着三分嘲弄。
  等等,弗朗西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颤抖着伸出手,指着那上下翻飞异常欢脱的鸟,“别告诉哥哥这就是昨晚叫了大半夜吵的整栋楼都睡不着的东西。”
  “没错啊,本大爷的肥啾就是那么有精神!”
  “……你哪儿弄来的。”
  “昨晚路上捡的。”一脸得意的笑倒和那只家禽欢快的叫声不谋而合。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要是当场宰了这只鸟连带着打一顿这个什么都往宿舍带的死蠢整个宿舍楼的男生都得叫他一声救星。
  回想昨晚那嘹亮的鸟鸣,每一声都能带起骂声一片。
  看看恶友一脸兴奋地准备出发去撩小少爷,再看看抽屉里准备送人的红玫瑰,弗朗西斯再度感叹了人生的无常。
  玫瑰开的娇艳,他却一脸沧桑。
  正准备回宿舍好好怀缅一下自己夭折的爱情,却远远地看见罗德里赫正从前面的校长室里走出来。
  某个恐怖的梦境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前进的脚步硬生生转了个弯,往以前从来不去的初中部前进。
  不过走了一百多米,弗朗西斯突然眼睛一亮,那束红玫瑰,貌似将找到合适的主人了。
  
  而另一边,不同于再次找到目标的弗朗西斯,意气风发带着昨晚熬夜做的巧克力来找小少爷的基尔伯特看着上锁的音乐教室,一脸萎靡不振。
  随便翻出一张生物试卷铺在地上坐着等,完全忽略了生物老师的感受。
  天气实在太好,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微风柔和得像情人的手指,熬了大半夜的基尔伯特撑不住靠着墙睡了。
  于是当罗德里赫走到音乐教室门口时,看到的就是某个笨蛋先生垂着头靠着墙睡得一塌糊涂的模样。
  罗德里赫没有立即叫醒他,他蹲下身子,看他银色的发丝被阳光染成淡金色,在他俊朗的脸上落下不规则的阴影,眼睑苍白而透着淡青的血管,罗德里赫知道,那之后是一双奇异而温暖的红色眸子。
  眼前的人是如此年轻而生机勃勃,有无限光明美好的未来。
  和他是不一样的。
  然后他看到了一抹熟悉的红色。
  “诶,小少爷,你回来了啊……”基尔伯特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他思维还没有转到正常的速度。
  “……到教室里睡吧。”沉静如大提琴的声音传来,罗德里赫背对着光源,金红色的残阳在他身后铺展出迤逦的光影。基尔伯特看不清他的脸,只感觉到他此刻好像有些悲伤。
  基尔伯特莫名地眨眨眼,还有些迟钝的思维让他无从分辨此刻的气氛究竟适不适合做些什么,他递出手中的盒子,里面是他熬夜做的巧克力。
  罗德里赫愣了一下,还是拿出一颗吃下了。
  没有了上次失误造成的恐怖,那颗小小的巧克力在他的口中缓缓融化,带着软软的香甜和让人心碎的苦涩。
  巧克力原是印第安人的药饮,不管加入多少甜蜜的辅料,那一丝苦味却始终无法消除。
  也许自己也应该下定决心。
  
  当基尔伯特彻底清醒过来时,才发现他们此刻的距离有多么暧昧。看着罗德里赫低垂的睫毛,他心中微微一动,再次做出了一件不合时宜的事。
  “小少爷,我……”喜欢你。
  “不!”罗德里赫厉声打断他尚未出口的告白。
  
  
  “……不要再来找我了,贝什米特同学。”
  
【TBC】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