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尊礼】寒潮

这是前段时间全国寒潮一个下雪的夜晚半夜冻醒的产物_(:_」∠)_
强行发糖,依旧单纯秀恩爱毫无剧情可言
大家就这样没羞没躁地生活下去吧= ̄ω ̄=

——————————————————————
   “……气象局发布寒潮蓝色预警,受强冷空气影响……中东部地区自北向南将有强降温和大风天气……”
   好热……
   耳边是模模糊糊的收音机声,但是混沌的大脑早已无法处理听到的信息。
    宗像觉得自己正慢慢被滚烫的岩浆淹没,灼热而黏腻的触觉在自己裸/露的肌肤上蔓延。
    费力地睁开眼,想要驱逐着奇怪的梦境,但随着渐渐清醒的意识,热度反而渐渐上升,带着淡淡的酥麻感。
    当意识终于完全恢复清明,他向后一个肘击,狠狠地打在身后正舔吻着他后颈的某人的胸口上,不出意外的听到一声闷哼。
   转身把那个让他极其不爽的红毛脑袋死死按在枕头上,宗像用轻柔的、含笑的、微带几丝磨牙声的声音愉快地说:“阁下大清早就那么精神是不是需要就这样出去稍微冷静一下呢,周防。”
    周防看见窗外飘得正欢的大雪。
    “呵,你不也挺精神的吗,宗像。”
   宗像沉默地看着正以挑逗的目光盯着自己身体某处的人。
   然后楼下正为刚醒而难得露出迷糊表情的冰山女王调酒的出云被楼上传来的巨响吓得手一抖,手中的红豆沙马提尼就这样泼在他心爱的吧台上。
   同时他看到对面的金发美人眼睛“刷”的亮了。
   此刻,罪魁祸首正悠然开口,“这只是正常生理现象而已,但是——”
   宗像俯下身,靠在正趴在床上揉着脑袋的周防耳边,带着笑意的吐息带着羽毛轻轻骚动般的轻痒,“今天你不能满足我的话,”
   将声音放的更轻,低低的音色撩拨着周防的神经,“就杀了你。”
    “呵。”勾起一个放肆的笑,周防顺势翻了个身,压住了身边的人,那人鸦青色的发丝散乱地搭在脸旁,平白多出的一分与寻常不同的随意与慵懒。
    拉近彼此间的距离,直至呼吸相闻,周防直视着宗像,金色的瞳孔深处透出蠢蠢欲动的赤红,“遵命。”
    于是就这样开始了,唔,也许我们可以称之为战争。
    自两人的唇瓣相触的那一刻,仿佛开战的号角吹响,两人相互争夺着主导权,周防细致的舔过对方的齿间,略带粗糙的舌苔刺激着敏感的粘膜。
    而宗像修长的十指伸进赤色的发丝间,用力按下周防的头,含住他的舌重重吮吸,同时白皙的腿如一条白蛇灵般活地滑进他的两腿间,暧昧地摩挲。
    周防发出低低的哼笑,揽住宗像的腰将他的上身稍稍托起,于是宗像顺势张开腿跨坐在周防腿上,微眯的蓝紫色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挑衅。
     漫长而激烈的吻终于在彼此的喘息声中结束,看着对方因为情动而微微泛粉的肌肤和笼着一层薄薄水雾的眼,周防下意识的舔舔唇,殷红的舌尖在唇边一掠而过,仿佛野兽进食的前兆。
    舔舐着眼前线条优美的锁骨和颈部,手掌顺着脊柱流畅的曲线下滑,细腻光润的触觉宛如抚过流水,同时满意的感受到对方的轻颤。
    宗像伸手抱住埋首于自己胸前的红毛脑袋,微烫的热气撒在暴露在寒冷空气中的皮肤上,让他感到些许眩晕。
    微微扬起头,眼角染上魅惑的淡红,的连发尾滴下的汗珠都带着暧昧的甜香。
    这时,宗像突然看到门把手旋转了半周,瞳孔微缩,在门打开之前把周防踹到一边,拉起被子盖住了两人赤/裸的身子。
    刚做完这些,安娜就出现在打开的房门口,红宝石般的眸子闪过一丝遗憾。
    “礼司…尊还没有醒吗?那个…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哦该死,忘了今天说好要带安娜去买新衣服了。宗像后悔于自己的疏忽,顺便把周防的头死死地按进枕头里以泄愤,当然,难得惊慌的青之王并没有注意刚才从门缝里透出的闪光灯和快门声。
    “没关系安娜,”完全没意识到“打扰”一词的深刻含义,宗像故作镇定的说,“你下去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安娜点点头,关上了门,平静地走到了一楼,与坐在吧台边的淡岛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拍到了吗?
     拍到了,晚上就发给你。
     多谢,这次的本子又有新题材了。
     请务必给我留一本!
     以上,是吠舞罗美好的新年的早晨,纵使寒潮来临,也不会感到寒冷吧。
——————END——————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