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普奥】残阳,繁星(1—2)

全篇脑残欢脱流水账ooc请注意!
请不要被这伪文艺的文名欺骗,这完完全全只是一篇傻白甜。
非国设,学院设定,高中学生普×音乐教师奥。


     基尔伯特至今记得第一次见到罗德里赫的时候,那是一个盛夏,阳光炽热而灿烂,蝉鸣声为午后染上了几分慵懒。
     那天他逃课躺在草丛里享受夏日难得的阴凉,一不小心眯着了,睁开眼校长带着胡渣和凌乱卷毛的脸近在咫尺。
     很奇怪的,明明校长的脸几乎占了整个视野,但那时他的眼里,只有那个站在校长身后,褐发紫瞳,一副中世纪贵族少爷模样的年轻人,精致好看的脸叫他半天回不过神。直到被马修许久的校长一巴掌拍他头上,他才吓的从地上猛地蹦起来。
     校长说基尔伯特同学我记得还不到下课时间吧。
     他厚着脸皮瞎说校长我们班这节体育课老师让自由活动来着。
     校长点点头,说既然体育课年轻人就该多锻炼锻炼不是。
     他猛点头说是是是校长说的是。于是校长笑眯眯地说那就去跑个五十圈吧。
     然后基尔伯特同学就在烈日下的操场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校长站在树荫下加油顺便监督,那个小少爷也规规矩矩的站在校长旁边看他跑圈。
     基尔伯特一边跑一边瞄小少爷,跑到他们身边就微微放慢步伐多端详几眼,又在校长的鞭策声中猛地加速。
     就这样,即使他长年坚持锻炼身体素质倍儿棒,也扛不住这五十圈变速跑,跑完就直接摊地上了,还是两个恶友把他架回宿舍,连人家的名字都来不及问。
     基尔伯特觉得这脸都快丢到太平洋去了。
     待两个恶友问清原委,弗朗西斯当即笑到飙泪,抹抹眼睛笑说诶妈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基尔伯特大爷看上,想必长得一定和小鸟一样帅。
     去你妈的,基尔伯特一拳打在他那张引以为豪的俊脸上。
     弗朗西斯揉着脸惊愕道我去基尔你不是认真的吧?
     基尔伯特红着脸大吼本大爷像是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人么!
     于是到次日上午整个W学院的人都得知了一个人也很快乐协会会长光棍时间与年龄神同步VIP客户基尔伯特终于情·窦·初·开了,室友弗朗西斯及安东尼奥表示万分欣慰。
     其实基尔伯特长得不错,开朗外向,会运动懂音乐,之所以至今单身,完全是因为性格实在迟钝又纯情,爱心便当吃了不少,吃完就对人家说味道不错但没有小费里做的好吃,礼物收了不少,收完就对妹子说诶你真是个好人,听了表白比人家姑娘还紧张,最后落荒而逃…久而久之,他就悲催地同妹子们绝缘了…
     后来,他陪弗朗西斯迎来了第n任女朋友,陪安东尼奥找到了真爱,见证了弟弟路德维希的恋爱五周年纪念,口头禅仍然是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快乐…真是闻者伤心见着落泪,但现在,他的苦难生涯即将结束!
     虽然在此之前,还有一段坎坷等待着他。


     基尔伯特理了理凌乱的银发,深吸一口气,抬手推开了眼前音乐教室的门。
     弗朗西斯虽然猥琐花心不靠谱,但交际圈范围之广不是盖的,不出半天就帮他搞来了小少爷的姓名身份,告诉他时还问要不要电话号码家庭住址星座血型生日,哥哥全帮你解决,他本着自己的少爷自己追的原则便拒绝了。
     小少爷叫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是新来的音乐老师,这也就意味着,很快他们就会在音乐课上见,但基尔伯特还是没能忍住,立刻噔噔噔跑到音乐教室找小少爷。
     推开门的瞬间,一阵优美的钢琴声如流水般倾泄而出,李斯特的《爱之梦》,深情婉转的琴声随着钢琴师修长白皙的十指溢满整个教室,带着诗意的柔美,随着手指的舞动,旋律逐渐高昂而热烈,如热恋中的恋人带着火热的心情彼此拥抱,亲吻,高潮过后,旋律又逐渐变得轻柔开阔,幻梦一般轻盈美好。
     但最让基尔伯特出神的并非这动人的琴声,而是那弹钢琴的人。
     罗德里赫穿了一件黑色礼服,衬得皮肤白皙身材挺拔,将脖颈包的严严实实的领巾和黑框眼镜带着禁欲的气息,嘴角的黑痣又显得分外诱惑,总之看起来异常可口。巧克力色的发梳得整整齐齐,唯有一缕呆毛突破了地心引力执拗地翘着,随着节奏轻轻摆动,很快引起了闯入者的兴趣,然后再基尔伯特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跑过去抓住了那缕头发。
     “请放手,您真是太失礼了!”钢琴声戛然而止,罗德里赫抬起头恼怒地说道。
     “喔,”基尔伯特忙放开了手,但放手时还是忍不住拨了两下,“本大爷只是比较感兴趣罢了。”
     “真是个大笨蛋先生,”罗德里赫推了推眼镜,仔细看了看这个白毛红眼兔子似的大笨蛋先生,突然弯了弯嘴角,露出了一个有些揶揄的笑,“我记得您,基尔伯特同学,在昨天“体育课”上见过,但愿我没有记错。”
     基尔伯特腹诽着校长您真是毁人不倦啊本大爷帅气的形象就这么崩了,朝罗德里赫伸出手,咧嘴一笑:“你好,本大爷叫基尔伯特,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因为想起了某些有趣的回忆,罗德里赫忽略了刚刚的冒犯,微笑着回握他的手,“您好,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这便算正式认识了,依旧笨拙而故作帅气的基尔伯特同学和他朝思暮想的小少爷。
     “kesesesese,小少爷对本大爷笑了,还摸了本大爷的手,本大爷果然和小鸟一样帅!!!”基尔伯特兴奋地冲进宿舍,为自己成功的(?)搭讪点赞,同时回味小少爷小手柔软温润的触感。
     “啊,小基尔,哥哥真是为你的纯情感到悲伤,”万花丛中过的弗朗西斯摇摇头,感叹着这年头少见的纯洁少年,“不过你眼光真是不错哦基尔,竟然发现了这么个美人儿。”
     “什么?!”基尔伯特一听觉着不对,跑到弗朗西斯背后,伸着脑袋使劲瞅,看清的那一瞬间就炸了,这呆毛,这眼镜,这美人痣,这TM不就是小少爷么,再看看弗朗西斯那口水滴答一脸淫笑的样儿,脑子一热伸手扯过照片嚓嚓嚓撕个粉碎,边撕边心疼,啊啊啊小少爷的照片,啊啊啊可以贴在床头天天看,啊啊啊碎了碎了!!!
     虽然罗德里赫的珍贵照片还怎么没看仔细就这么毁了,但此举也彻底震惊了弗朗西斯,从此再也没敢打罗德里赫的主意。
     某个晚上弗朗西斯惊醒,满头冷汗说梦见自己勾搭罗德里赫然后被基尔伯特给嚓嚓嚓了。导致之后,他见到罗德里赫就绕道,却因此意外邂逅了自己的归宿。
     当然,这是后话。
     又说基尔伯特捧着一堆照片末,想想又不甘心,找胶水细细粘了,放在床头日日凝望并成了习惯,每个人进他宿舍看到那支离破碎以致略显狰狞的复原像,都不禁吓得抖三抖,包括照片里的那个人,那个人为了纠正这个惊悚的习惯,只得亲自上场睡他旁边。
     当然,这是后话的后话了。
TBC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