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尊礼】mist

本文又名:每天早上起床都看到邻居在秀恩爱~
——————————————————————
    宗像礼司是被若有若无的淡淡烟草味唤醒的,睁开眼,因失去眼镜而微带模糊的视线里,有一团炙热的火焰,轻易灼伤了他的眼睛。
     他下意识的拿过床头的闹钟,确认了自己没有迟到的可能后再次懒懒的将自己裹进柔软的被褥中。
     “哦呀哦呀,没想到您也会早3起呢,Homra的周防尊。”微带调侃的话语从带着淡笑的嘴里吐出,仔细听却带着一丝不爽,哦,被折腾了半个晚上还被早早吵醒,估计没人能觉得开心。
     “呵。”然而坐在床边的人却完全没有接收到这份~愤怒,也许接收到却忽略了也说不定?
     嘛,他是不会告诉某人自己醒来时因为面前的睡颜而无法入睡,和严肃禁欲的形象不符,青之王的睡颜带着微微的稚气,毫无防备的脸分外无辜,长长的睫毛在白净的脸上投下蝶状的阴影,淡色的唇微张,隐约可见粉嫩的舌尖。
     然后,某位从来没有抑制欲望能力的王表示他有反应了。
     但他依然拿出了全部的自制力防止自己扑上去,身边墙壁被砸穿后又修补好的痕迹提醒着他脑袋被砸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的感受。
于是周防尊只能悻悻的坐起来抽烟,谁知却吵醒了有着严重起床气的某人。
     宗像出言嘲讽后依旧觉得异常不爽,难得的烦躁在他的大脑里叫嚣,于是他直起身子,修长的手指插入周防赤色的发,想着用哪个角度砸到墙里更顺手,思索半晌却挫败地叹了口气,不想再给邻居造成恐慌了,每次他们听到家里的巨响用是联想到煤气爆炸等事故。
     当然有点下不了手也是原因之一。
     抽掉对方叼着的烟,宗像就着目前的姿势按下周防的头。
     唇瓣相碰的感觉非常微妙,如同冰与火的碰撞,瞬间在彼此口中燃起火焰,舌尖细致地舔过牙床,淡淡的酥麻感引起对方的一阵战栗。
     蛰伏的野兽不甘地反击,挑逗,纠缠,如两条想要绞死对方的毒蛇一般紧紧缠绕,不给彼此半点喘息的机会。
     感到一只炙热的手掌抚上自己光裸的背,成功得手的宗像愉悦的眯了眯眼,干脆利落地把正准备进食的红发野兽踹下了床。
脸着地。
     带着满足的笑意,宗像将从某人手中抢来的烟放在唇边,吐息间带出淡淡的白烟,好整以暇地看着周防抬起头郁闷地看着他。
     “哦呀,抱歉,我可没有阁下那样大清早就发情的习惯,所以,烦请阁下去冲个冷水澡稍微清醒一下头脑。”微微扬起的尾音昭示这主人的好心情。
     揉了揉自己的红发,周防最终识趣地走进了浴室,被砸事小,少几夜与君共枕眠就是真麻烦了。
     宗像听着水声幸福的趴在床上,难得地放任自己的赖床行为。
     所以当某人从浴室里出来时,看着裹在白色被褥中鲜妍的四肢觉得也许再去冲个凉比较好。
     但红发的野兽只是眯着眼以足以割开肌肤的锐利视线缓缓解剖着自己的猎物,修长洁白的骨骼外包覆着淡红的肌肉,交错的血管深埋其中,最后是一层莹白如玉的肌肤。
     这样想着周防有了食欲,对于那具完美身体里流动跳跃的生命,以及那纯粹的灵魂。
     于是正享受着视奸般目光洗礼的室长大人感到肩膀传来尖锐的痛感。
      隔壁早起的邻居再一次被类似煤气爆炸的巨响吓的颤抖了一下,然后继续安静地吃早餐,去敲门的话,会被闪瞎的哟。
     不爽地躺回床,宗像表示不想再理那个正在努力从墙里把自己脑袋抠出来的人。
     夹在指间的烟缓慢燃烧,白烟以委婉慵懒的姿态缓然上升,转折弯曲间泛起淡淡青蓝,再被晨光染上带着暖意的微红。
     宗像突然开始微笑,红与蓝的相拥,是如此美丽温暖。
     颈侧传来微微痒意,知道又是某人不知死活地凑上来,他伸出手,却只是揉了揉那人软趴趴的红发。
     周防有些诧异地抬头,就看见了宗像嘴角的笑意,真实的,些微的笑意。
    如此刻心情温软。
——————————END——————————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