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尊礼】 Love  Story

 此文源自在下对威尼斯深深的执念_(:3」∠)_
祝食用愉快。
——————————————————————
    这是一个美好的故事。
     
     “蜜月?”宗像挑起眉,放下手中的茶碗,低头看着枕在他腿上的人。
     “嗯。”懒洋洋地哼了一声表示肯定,周防带着一脸“既然结婚就要去度蜜月”的理所当然的表情。
    没错,因十束多多良某天偶然得知了一句来自中国的名人名言“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后,为防止两位王同时做出耍流氓这等不道德的行为,在众人的鼓(song)励(yong)下,两人终于迈入了婚姻的殿堂,鼓掌!
     至于那鸡飞狗跳的婚礼,我们日后再聊。
     现在,先让镜头拉回s4的室长办公室。
     “呵,我可是很忙的,没时间陪你到某个人满为患至求婚都跪不下来的景点度过充满糟糕回忆的几天。”
     “求婚?你是在暗示什么吗?”不过结婚前自己确实没求过婚。
     “…没有,你想多了。”
     周防直起身子,揉揉头发便往外走,“回去了。”
     “…别再来了。”

     当晚送到HOMRA酒吧的机票再次证明青之王确是一个口(ao)是(jiao)心非的人,以及提前打包好行李的赤之王确实有很先见之明。

      目的地是威尼斯,漂浮在碧波上的美梦,浪漫又美丽的水城。不同于日本冬季的寒冷,地中海温暖湿润的清风包裹全身扫去了长途旅行的疲惫,轻易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积累了数百年历史的城市,摇摇晃晃的小船,明净的水波,淡蓝色的雾霭,确实,美好得像一个梦。
     在彩色岛中色彩绚烂的房屋之间穿行,仿佛走过幼时斑斓多姿的童话,周防凑到宗像耳边浅笑着唤一句Reisi公主,换来身边人狠狠的一瞪,并表示如果不是船板太脆弱,他很想按着他的头来那么一下。
     在玻璃岛上周防看着工匠展示吹玻璃工艺昏昏欲睡,离开时倒是在纪念品店里逛了好一会儿,也不知买了也什么。
     阳光透过圣马可大教堂的彩色玻璃,如同融化的彩色糖果,甜蜜得让人忘记了时光的流动。宗像其实不喜欢这座宏伟的建筑,因为他总是可以看到其下埋葬的战争的亡魂和鲜血。不过如今握着那个人温暖的手,他第一次沉溺于这旖旎的风光。
     走出教堂是恰是黄昏,圣马可广场漫上透明的海水,赤足漫步在水中,温润清凉的触觉让宗像舒服地叹息。和平鸽飞向染上赤色霞光的青空,掠出白色流丽的轨迹。茜红与暖金交织染上这座城市,夕阳为亚得里亚海的女王加冕,圣徒与天使为她咏唱赞美之歌。
     “不是说不想来人满为患的地方么?”周防看着眼前拥挤的人潮,语带调侃。
     “偶尔也想要体会一下热闹的气氛啊。”今天是威尼斯的狂欢节,这座水城充满兴奋的人群,今夜将是忘却一切的狂欢。
     “周防,不如来赌一次,”看着众人脸上精致魅惑的面具,宗像突然勾起嘴角,“我们先分开,看你能不能找到我。”
    “哼,乐意奉陪。”
    “我是不会输的。”难得被挑起的好胜心,宗像转身没入人群,轻快地往一个小巷走去。
     怎样才不会输呢?
    
     人潮拥挤的大街上,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格外引人注目,看发色和身形应该来自东方,深蓝色的外套勾勒出漂亮的曲线,墨蓝的发丝下是一张白色带青色花纹的面具,露出紧抿的唇和微尖的下颌。
     都说越热闹的场所,越容易感受到孤独。此刻宗像确实感受到了,一种名为孤独的情感。
     站得越高,与众人的距离就越远,站在顶端的王者,俯视着渺渺众生的同时,在他人眼中,也只是遥不可及的渺小。
     崇敬,膜拜,信任,这是他的氏族给予他的,同时他也守护他们,赋予他们力量,承担他们的情感与生命。
     可是从没有人给予他“理解”。
     他是孤独的,因为即使身处人群之中,广阔的天地之间,也没有一个人能理解他内心有过的痛苦和挣扎。
     宗像突然很想念那个人,那个有着温暖气息,能与他并肩前行的人。
     正这么想着,突然手被人用力一拽,站在水边的他身子往前一倾,就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我总能找到你,宗像。”
     驾驶着贡多拉的船夫的表情在那一瞬间真是非常精彩。
     因为某两人的秀恩爱行为差点让他们三个在这个美好的夜晚接受海洋的洗礼。
     宗像觉得载上周防一定是船夫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
     始作俑者却毫不在意地抱着他,顺手扯下他身上环绕的白纱,露出了一身白色西装。
     “呵,竟然还去换了身衣服。”周防懒散的语气带上几分兴奋,尤其是视线滑到宗像被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得异常柔韧的腰肢和修长笔直的腿时。
     “你不也是么,”宗像挑眉打量着对面的人,金红色的面具覆盖了整张脸,尤其难得的是他终于肯脱下标志性的白体恤和夹克,穿上了一身黑西装,“没想到阁下竟然也有穿着如此体面的时候。”
      “出云说做这种事要穿的正式一点。”周防拿走脸上的面具,皱了皱眉,拿出一朵蓝色玫瑰,“你愿意嫁给我吗,宗像。”疑问句的句式,肯定句的语气。
     “……”宗像难得的愣住了,呆呆地接过周防递来的玫瑰,近看才发现那玫瑰的质地是半透明的蓝色玻璃。
     “周防,其实…”宗像低下头凝视着在灯光下显得玲珑剔透的玫瑰,“我那天真的没暗示什么。而且,”
     他抬起头,面具下的嘴角微晚,“要求婚的话,应该是我来吧。”拿出准备好的红色锦盒,模仿周防刚才的语气,“你愿意嫁给我吗,周防。”
     “……”这回愣住的成了周防。
     锦盒里是一枚鲜红的耳钉,红色的水晶,雕刻成燃烧的火焰。
     那边厢被闪瞎的船夫默默看了一眼两人无名指上相同的对戒。默默地想,你们结了婚的人真会玩。
     “对了,那个人是谁?”周防想起刚刚看到的,衣着打扮和身形气质都和宗像异常相似的人。
     “是伏见君哦,”宗像笑得更加开心,“很多人都是我们非常像,没错吧?”
     “…你给了他多少好处让他办成你。”
     “两张到威尼斯的机票,还有,他还穿了七厘米的增高鞋。”语气带着满满的恶意。
     难怪伏见一脸便秘三天的的表情。
     黑夜里的水波映着灯光,金色的倒影跳跃在水面上,夜晚的威尼斯,越发美丽惊艳。
     一道黑影掠过窄窄的贡多拉。
     周防突然抬起宗像的下颌,另一只手拿走他的面具,装饰在面具上长长的白色羽毛拂过他的皮肤,带起略微的痒意,让宗像微微眯起眼睛。
     然后一个炙热的吻落在他的唇上,缠绵悱恻,带着安抚的意味,同时又霸道地占有。
     宗像稍稍有点晕眩,恍惚间看到经过的桥上,一扇小窗边装饰着的八瓣菊。
     修长的手指抚上周防赤色的发,按下他的头,宗像加深了这个吻,两人唇舌交缠,交换着彼此的气息。
     带着微微的喘息,他们结束了这个吻,宗像抵着周防的额头,笑意在他的深蓝色的眼里绽开如盛放的矢车菊,声音轻而愉悦。
     “爱している, Mikoto。”

 ————————END————————
最后出现的那座桥就是著名的叹息桥, 据说有个男人被判了刑,走过这座桥。“看最后一眼吧!”狱卒说,让那男人在窗前停下。窗棂雕得很精致,是由许多八瓣菊花组合的。男人攀着窗棂俯视,见到一条窄窄长长的冈都拉,正驶过桥下,船上坐着一男一女,在拥吻。那女子竟是他的爱人。男人疯狂地撞向花窗,窗子是用厚厚的大理石造的,没有撞坏,只留下一摊血、一个愤怒的尸体。血没有滴下桥,吼声也不曾传出,就算传出去,那拥吻的女人,也不可能听见。血迹早洗干净了,悲惨的故事也被大多数人遗忘。只说这是“叹息桥”,犯人们最后一瞥的地方。且把那悲剧改成喜剧,说成神话。如果情侣能在桥下接吻,爱情将会永恒。这个故事个人觉得很悲剧,所以没有写在文中。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