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箬箐

一个永远在各种cp间摇摆不定的女子_(:D)∠)_

【尊礼】论未成年少女的教育问题

ooc请注意ooc请注意ooc请注意,重要的事说三遍!
写肉无能只能拉灯的在下……_(:_」∠)_
这是一个单身父亲给女儿找妈妈的故事【并不】
————————————————
     众所周知,身为吠舞罗吉祥物的栉名安娜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孩子♡~
     这也多亏了姑姑栉名穗波数年的精心教导和心灵手巧的多多良小天使,让安娜即使身处充满男性荷尔蒙和二手烟的HOMRA酒吧依旧顺利地长成了一个水灵灵的小萝莉♡
     只是当青组与赤组的关系变得异常微妙之后,草薙出云发现,未成年少女的教育,着实成为了一个大问题。
     由此可见,作为赤组二把手,让无数观众见到都要尊称一声出云麻麻的草薙,果然天生劳碌命。
     首先,自从世理酱来酒吧的次数变多以来,还没来得及高兴总算有可以成为模范的优秀女性出现,冰山女王和无口小萝莉时不时交换的意味深长的眼神总是让他异常不安。而且,为何十束你提供给安娜的甜点里主料多了那么多木瓜?!
     其次,本着要让孩子多接触高科技的理念给安娜买了手提,这孩子却好像有点上瘾,总是抱着电脑不撒手,还去请教了伏见电脑加密方式。这孩子,有什么秘密不能给麻麻看吗?(泪)
     最后,最严重的一点!虽然安娜总是用“尊快娶了礼司给我当麻麻”的亮晶晶眼神看着你,但不代表尊你就可以为了刷亲密度总是和青王乱来啊。
     在房里也就算了,浴室我也忍了,但你们直接在我的吧台上来一发算什么啊!?┻━┻︵╰(‵□′)╯︵┻━┻
     就算擦干净了但那味让麻麻我开门散了近一天知道么?!不敢让安娜进来让八田带着她去玩结果半路和伏见打起来就把安娜丢一边,要是遇到人贩子怎么办?!被骗了怎么办?!
     出云麻麻深深吸一口烟表示让我冷静冷静,然后又制造了更多二手烟。
      我们可爱的安娜酱依旧坐在沙发上噼里啪啦地打着字。
      这时,随着楼梯发出的“吱呀”声,某位王揉着一头凌乱的赤发慢腾腾地走下楼。
      上次因为吧台play实在太过开放而暴走的青王三天没来了,直接导致周防尊欲/求/不/满,无精打采。看,今天下楼连发胶都忘了上。
      出云麻麻表示诶嘿嘿让你在我的吧台上胡闹,遭报应了不是。
      “早,安娜,出云。”
      出云麻麻看了看墙上显示着14:35的钟。
      “早安,尊。”倒是安娜很给面子回应了他,啪地合上了手提电脑。
      坐到安娜旁边,周防颓废的表情和没好好塑型的赤发让他看起来像是个中二期未过的高中生。
      原来发型带来的效果如此显著吗?出云麻麻陷入沉思。
      感到袖口被人轻轻地拉了拉,周防低头看着安娜。
      “去找礼司吧,尊,会有好运的。”银发萝莉认真地说,赤色的眼深邃而可靠,“我看到了。”
      等等安娜你的能力不是这么用的啊!by风中凌乱的出云麻麻。
      只见周防的眼睛瞬间灼灼发亮,原地满血复活上楼重整旗鼓便要出门像那象征着幸福美好明天的s4进发,连两根须须都显得精神焕发格外飘逸。
      出门前,他突然转过头深深地望了一眼出云,准确说是出云身边的吧台。
      “出云,你的吧台不错。(躺着挺舒服的)”
      “哦,今晚就不要开店了,带着安娜出去玩吧。”
      说完便意气风发地走了,当然,看起来只不过是眼睛比平时睁的大点而已。
      诶,等等,你想对我的吧台做什么?!我去你真玩上瘾了啊混蛋!
      总算从怒火中冷静下来,出云脑内灵光一闪,眉开眼笑地打开终端。
      “喂,世理酱吗?今天你们不会加班了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
      “嗯嗯就是最近上映那部恐怖片,好,待会儿见。”挂了电话,一扭头就看到坐在一旁的安娜正以无辜的眼神望着自己,出云麻麻叹了口气。
      脑海中幻想的美好约会最终演变成安娜坐在两人之间默默地看着屏幕里长发飘飘的女鬼欢快的飘来飘去,间歇夹杂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本来以为安娜会害怕,结果看来完全没反应啊。依旧担心着未成年少女教育问题的出云麻麻看着隔壁两个面无表情的人,突然心情非常愉悦。
      但还真是不错呐,这种一家三口的感觉。在一片黑暗的影院中,想着以后和世理酱带着孩子三个人手拉手到处跑的日子,出云露出了微笑。
      与此同时,空无一人的HOMRA酒吧的大门再次被打开。
     “哦呀,看来今晚淡岛君和伏见君会过得很开心呀。”看着平日里坐满赤组成员今天却空空荡荡的酒吧,再联想到下班之前淡岛那不同于平时的精致妆容和伏见那一脸坏掉的笑容,宗像礼司顿时心领神会。
     “呵。”跟在宗像身后的周防上前一步,伸手揽住他因系着制服腰带而略显纤细的腰,顺手关上了酒吧的门,“暂停营业”几个大字预示着不平静的夜。
     宗像回头看了看合上的门,微微一笑。
     但当他看到那个木质的吧台时,嘴角的笑意僵了僵,想起了某些不算愉快的回忆。
     于是他选择在沙发上落座。
     嗯,不知是有心或是无意,周防常坐的沙发不管是设计还是长度,都非常适合用来做一些特别的事。
     相信此刻把猎物压在身下的周防对于这一点应该深有体会。
     “哼,不愧是野蛮人。”略带不爽的语气,但宗像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嘴角也勾起更深的笑意。
     叼走对方摇摇欲坠的眼镜,失去冰冷玻璃遮挡的紫色双眼显得温润美好,于是周防俯身吻了吻他的眉眼,然后顺势而下,唇瓣感受着他柔和流畅的线条,最后落在唇畔,清浅安静如蝴蝶停留。
     感受到身下的人扬起嘴角的纹路,周防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一脸笑意的宗像。
      “没想到阁下这样的野蛮人也懂得煽情呢。”眼里带着一丝促狭,纤长的手指抚了抚唇,再引诱着周防的目光划过尖尖的下颌,扯下包裹着颈部的领巾,露出白皙的颈部。
     周防眯起眼睛,舔舐般的目光顺着颈部线条滑进衬衫口,“每次看到你穿这身制服,”手从紧窄的腰一路上滑,隔着薄薄的布料描绘锁骨的形状,“都想就这样撕掉啊。”
      用力一扯,大片洁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在微暗的室内仿佛莹莹发着光。被扯掉的扣子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宗像微微抬起身子,凑到周防耳边,湿热的气息连同带笑的话语一起送入耳内,“请便,可别停下啊。”
     “呵。”

     出云麻麻表示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发生了。
     拜托世理酱先照顾安娜,他决定先进去看看。
     刚打开门,他就确定今晚绝不能让安娜进门。
     谁来告诉我眼前这个只穿着裤子的男人不是我家的王啊啊啊啊!by暴走的出云麻麻。
     “出云,”周防突然开口,“今晚带着安娜出去睡吧,顺便让十束也别回来睡了,”
     诶?出云下意识地扭头。
     我去沙发的垫子哪去了!!
     明白了什么的出云默默关上店门,看着等在门外的两人,无奈地笑了笑。
     “那个,拜托世理酱你照顾安娜一晚,可以吗?”

     关于吠舞罗未成年少女的教育,依然是个大问题。
  

评论(3)

热度(60)